文章ID30212

此时知县门前一片冷清,莫说是喊冤告状的,就连行人都是极为少见,一名书生打扮的人坐在县衙一侧,上面放着笔墨,应该是专门替人写状纸,此时嘴里不停打着哈欠。

智利艳星

[ժҪ]

尤其是陷入了深度催眠之后更是如此,而且蓝染这么多年来刻意营造的好好先生的形象已经是深入人心了,能发现的人有谁?说出来了也没用反而很可能会打草惊蛇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dmmo.net/r377r.html

发布时间:2019-06-27 04:00:33

十月围城豆瓣-大陌陌 十月围城豆瓣-大陌陌 十月围城豆瓣-大陌陌 十月围城豆瓣-大陌陌 十月围城豆瓣-大陌陌 十月围城豆瓣-大陌陌

用户评论
听得胡师长这话,许师长的脸色缓和了下来,他点点头道:“老胡,有你这句话够了,咱们在这里呆着也放心了。”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等级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评价内容: